“三大步”勵志教育石橋中學全國現場會[4-6]   第二屆(2017年)高考勵志教育策略研討會[4-6]   “三大步”勵志教育河南省陜州一高全國[4-6]   2016全國勵志教育論壇在太原召開[8-5]   滄州二中全國勵志教育現場會召開[5-10]   歡迎訪問“2015年全國會議”專題[8-25]   歡迎訪問“第三屆全國優秀導師50強”專[8-25]   歡迎訪問“‘三大步’創始人王軍橫渡瓊[8-25]  
閱讀內容

張志勇:為學生“減負”須加強黨的領導

[日期:2017年05月03日] 來源:勵志教育網 [字體: ]
  點擊瀏覽下一頁
 
  改革開放以來,對于中小學生課業負擔的治理,呈現出一種潮汐波動現象,民間呼喚得緊了,引起高層重視了,地方就抓一陣;高層不重視了,地方換人了,減負也就在人們無奈的嘆息聲中偃旗息鼓了,而學生的課業負擔往往變本加厲,變得更加嚴重。減負工作如何走出這種潮汐波動的周期率?破解中小學生負擔過重的路到底怎么走?必須系統施策,綜合治理。
  中小學生負擔過重問題,是中國教育中最典型的“老大難”問題。說它老,從中國共產黨第一代領導核心毛澤東同志就開始高度重視這個問題;說它大,中小學生負擔過重問題,關乎中國教育現代化的全局,關乎每個孩子的健康成長,關乎每個家庭的未來;說它難,是因為這個問題已經成為當代中國教育最大的“頑癥”,屢治難愈。

  中小學生負擔過重的根子在哪里

  不能不說,“減負”問題之所以成為老大難問題,與整個社會至今沒有找到導致中小學生負擔過重的根本癥結有關。尋找中小學生負擔過重的根子,必須正本清源。
  政績觀片面。中小學生負擔過重的總根子,表面看是教育問題,其實是政治問題,是地方各級黨委政府的政績觀問題。當市、縣(市、區)黨委政府把教育工作的興奮點和著力點都放在考試升學這個指揮棒上的時候,教育局局長抓教育、中小學校長辦教育必然圍繞考試升學需要的課程教學活動來展開。由此,圍繞升學考試這個指揮棒運轉的殘酷的加班加點、重復教育就成為必然。這種片面的教育政績觀驅使下的“制度性加負”,是導致中小學生負擔過重的根本原因。
  教育觀扭曲。當地方黨委政府把追求升學率看作辦人民滿意教育的根本標志,當中小學生家長把通過考試升學作為改變命運的直接道路時,教育的根本任務就不再是促進人的全面而有個性的發展,而是淪為一種工具。這種教育觀的扭曲,導致整個學校教育體系對德育、體育、美育的忽視,以至于這些課程在整個學校教育體系中被邊緣化。這種扭曲的教育觀,給中小學生帶來的是一種單一教育活動導致的“結構性負擔”。
  科學觀缺失。對于孩子的教育,中國人特別信奉“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的古訓。吃苦、勤奮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但是,勤奮必須走在正確的道路上。那種一味地通過“加班加點”、不讓孩子輸在起跑線的教育搶跑行為,喪失了教育的科學精神,導致了學生的學習興趣下降、學習效率降低、學習活力喪失,甚至厭學、輟學。科學觀的缺失,給中小學生帶來的是“無意義學習負擔”。
  生態觀失調。在互聯網時代,教育的開放性越來越強,孩子的成長與發展,越來越離不開整個社會教育理念和教育行為的現代化。家庭教育、社會教育在中小學生的教育生活中占有越來越重要的地位。整個社會的教育生態,迫切需要社會教育觀、家庭教育觀的協同,學校教育、家庭教育、社會教育觀的失調,給中小學生帶來的是一種“價值沖突性學習負擔”。

  破解中小學生負擔過重的路怎么走

  改革開放以來,對于中小學生課業負擔的治理,呈現出一種潮汐波動現象,民間呼喚得緊了,引起高層重視了,地方就抓一陣;高層不重視了,地方換人了,減負也就在人們無奈的嘆息聲中偃旗息鼓了,而學生的課業負擔往往變本加厲,變得更加嚴重。減負工作如何走出這種潮汐波動的周期率?破解中小學生負擔過重的路到底怎么走?我認為,必須系統施策,綜合治理。
  抓住制度性減負的“牛鼻子”。減輕學生過重的課業負擔,首要的是基于政績觀的轉變,把促進每個孩子的健康成長作為學校教育的根本任務,堅持依法依規辦教育,停止統一的違規上課、違規作業、違規考試,建立防范學校加重孩子課業負擔的制度化環境。學校教育在減輕學生同質化課業負擔的同時,要切實保障學生差別化、個性化發展的權利。
  抓住全面貫徹國家課程方案的“總開關”。看待中小學生課業負擔過重,必須清醒地分析、科學地判斷孩子負擔過重的領域和表現。不能不承認,中小學生負擔過重的領域主要表現在文化課學習領域、知識學習領域,而學生的德育、體育、美育等教育領域處于弱化、邊緣化狀態,學生的實踐教育、創新教育、綜合教育則處于邊緣化甚至缺位狀態。全面貫徹國家課程方案,必須把國家規定的德育、體育、美育和綜合實踐教育課程開齊開足。這是從中小學生教育生活的完整結構入手,治理其課業負擔過重的必由之路。
  抓住家校合作育人的“壓艙石”。減輕中小學生過重課業負擔這條路到底能不能走下去,必須過中小學生的直接利益相關方——家長認同這一關。沒有家長的認同與支持,沒有家庭教育的支持和配合,中小學生的減負之路是無法走下去的。家庭教育不能成為學校教育的附庸,不能一味地圍繞學校課程教學轉,必須發揮家庭教育的育德優勢、實踐教育的優勢,必須讓家庭支持配合學校教育。
  抓住校外教育這個“減壓閥”。無論歐美國家,還是同處于儒家文化圈的日本、韓國,校外教育都是學校教育的重要補充,日本、韓國的校外教育甚至比我國有過之而無不及。校外教育在滿足人民群眾對多樣化教育的需求、滿足學生的個性發展等方面,都有其獨立存在的價值。問題是對校外教育要加強監管,要有準入標準;要協調好校外教育與學校教育的關系,學校教育不能被校外教育所綁架;要規劃引導校外教育,校外教育不能誤導家庭教育。同時,要積極探索提供校外公共教育服務的新路子,包括恢復學校課外活動,為學生提供差別化、個性化的課后教育教學活動,政府通過購買服務,在節假日為學生提供網上教育服務,等等。

  重建破解中小學生負擔過重的治理機制

  破解中小學生負擔過重這個中國教育的最大“頑癥”,必須統一全國人民的意志、統一全黨的意志,將其上升為黨和國家的重大戰略;必須加強黨對這項工作的堅強領導。
  加強黨對貫徹黨的教育方針的領導。全面貫徹黨的全面發展的教育方針,落實學校教育立德樹人的根本任務,是我國《憲法》《教育法》賦予教育工作者的根本使命,是依法治教的根本要求。任何違背國家教育法律法規、不貫徹黨的教育方針、不執行國家基礎教育課程方案的行為,都是不忠誠黨的教育事業的行為,都必須予以嚴肅的責任追究。
  加強黨對各級黨政干部教育政績考核的領導。切實改變“經濟發展看國內生產總值(GDP)、教育發展看升學率”這種片面的教育政績觀,堅決貫徹落實以人民為中心的教育發展理念,把辦好每一所學校、促進每個孩子健康成長作為學校教育的根本任務。建議中央依據法律賦予各級政府的基本職責,盡快出臺對地方黨委政府教育政績考核的一攬子方案,用科學的教育政績觀這根指揮棒,去撬開治理中小學生負擔過重這個頑癥的大門。
  加強黨對教育干部隊伍建設的領導。市、縣(市、區)教育局局長(以下簡稱地方教育局長)是領導中國教育的關鍵少數,中國教育能否健康發展,一靠黨委政府的領導和支持,二靠地方教育局長的貫徹和落實,三靠廣大教育工作者的奮斗和奉獻。在這里,我們特別呼吁,地方教育局長既要做政治家,又要做教育家。要大力推進教育局長的專業化,實施教育家辦教育。各級黨委政府要按照政治家和教育家的標準,建設好地方教育局長隊伍,管理好地方教育局長隊伍。
  加強黨對教師隊伍建設的領導。推進中國基礎教育的現代化,辦好公平優質的教育,離不開一支數量足夠、結構合理、素質優良的教師隊伍。盡管黨和國家、各級政府高度重視教師隊伍建設,在加強教師隊伍建設方面采取一系列重要舉措,但不能不承認,中小學教師隊伍優秀人才“進不來、留不住”的局面,仍然是嚴峻的現實。黨和國家必須從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讓廣大教師成為讓人羨慕的職業這一戰略任務的高度,全面加強中小學教師隊伍建設,切實提高中小學教師的工資待遇,強化中小學教師的社會保障。在這里,建議建立國家教育公務員制度,將我國公辦中小學教師納入國家公務員隊伍進行管理和建設。
閱讀: 次            錄入:康延

發表評論】【告訴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關閉窗口
本文評論
發表評論
內容查詢
搜索:
彩票中5.7亿的人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