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步”勵志教育石橋中學全國現場會[4-6]   第二屆(2017年)高考勵志教育策略研討會[4-6]   “三大步”勵志教育河南省陜州一高全國[4-6]   2016全國勵志教育論壇在太原召開[8-5]   滄州二中全國勵志教育現場會召開[5-10]   歡迎訪問“2015年全國會議”專題[8-25]   歡迎訪問“第三屆全國優秀導師50強”專[8-25]   歡迎訪問“‘三大步’創始人王軍橫渡瓊[8-25]  
閱讀內容

衡水中學浙江辦分校惹爭議,“應試教育”能否作“良藥”?

[日期:2017年04月10日] 來源:勵志教育網 [字體: ]

  我們都知道,河北省衡水中學是一所飽受爭議的“超級中學”,它用每年百名左右考入清華、北大的人數以及被外界風傳的軍事化管理,聞名全國。

  雖然說這幾年名校異地開分校早已不是新鮮事,但衡水中學這一舉動還是引發了不小的爭議。眾所周知,浙江省是“新高考”施行的省份,是高考改革的前沿陣地,那以“應試”聞名的衡水中學進駐“新高考”省份會不會“水土不服”?

  相關報道顯示,有人將其視之為洪水猛獸,杭州某校長有些激動:“居然把衡水奉為神明,還引進文化,簡直是素質教育的倒退,他們準備搞軍事化教育,要在教室走廊都裝上‘防跳窗’嗎?”而有人則比較淡定,認為它讓孩子有更多選擇,不妨將它作為浙江教育的試金石。

  最近,據新藍網報道,浙江省教育廳基礎教育處處長方紅峰在采訪中卻放話,“他是個應試教育的典型,他眼睛里只有分數沒有人。跟我們浙江以人為本的素質教育理念不符合,他們認為是先進,我們認為是落后的,我們浙江不需要。”

  衡水中學進浙江,您怎么看?

  浙江教育廳叫板衡水中學浙江分校:我們不需要這樣的學校

  最近,被譽為“全國十大知名高中之首”的河北衡水中學分校在浙江平湖揭牌,這標志著以高考重點錄取率高、軍事化管理等為標簽的河北名校衡水中學正式進駐浙江。有人認為此舉是社會和學生的共同選擇,也有人稱“引進衡水模式是浙江素質教育的倒退”。

  衡水第一中學平湖學校是由河北衡水中學、衡水第一中學、嘉興港區管委會、廣州高新集團共同創辦的一所民辦學校。

  衡水第一中學平湖學校高中部2017年招生簡章顯示,首批錄取新生到校報到時間為4月15號,比我省中考時間提前了整整兩個月。對此,衡水第一中學平湖學校法人代表、執行董事肖家興給出的解釋是,報到并不是開學,只是為新生適應高中課程做準備,“針對被我們提前錄取的孩子,做一個初高中課程的銜接,還有提前在校園里做一個拓展氛圍的訓練。因為現在很多學校的新課都上完了,無非在復習,我們也想盡快讓孩子融入這個團隊,所以我們想抓緊一些時間。”

點擊瀏覽下一頁

  但據新藍網報道,在浙江省教育廳基礎教育處處長方紅峰看來,無論校方對“報到”這個詞玩什么樣的文字游戲,都顯然與省教育廳2014年制定的《完善初中畢業升學考試與改革普通高中招生的指導意見》的要求相違背。

  方紅峰說,“開學么就叫新生報到,4月15號開學肯定是不對的。什么時候允許他這么早招生的?我們的文件上寫得很清楚,除了保送生外,其他類型的招生必須在中考以后,中考要6月份考,他必須按照這個規矩來。”

  目前,省教育廳已責令平湖當地教育主管部門對衡水第一中學平湖學校涉嫌違規招生進行調查,核實后立即整改。

  方紅峰說,根據《民辦教育促進法》,衡水第一中學平湖學校審批權在平湖市教育局,省教育廳也是事后才知情。盡管程序合法,但這樣的“高考工廠”、“名校加工廠”與浙江教育理念相抵觸,“他是個應試教育的典型,他眼睛里只有分數沒有人。跟我們浙江以人為本的素質教育理念不符合,他們認為是先進,我們認為是落后的,我們浙江不需要。”

  衡水中學副校長回應模式落后指責:說就說吧,我們走自己的路

  4月9日,河北衡水中學黨委委員、副校長王建勇在接受澎湃新聞記者采訪時,對近期一系列圍繞衡水中學的爭議問題給出一一回答。

  4月9日,王建勇在接受澎湃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衡水中學方面已經了解到了方紅峰處長的上述說法,但會很平淡地看待這一觀點。

  王建勇認為,衡水第一中學平湖學校的開辦完全符合《民辦教育促進法》,“國家正在提倡立德樹人,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這跟衡水第一中學在浙江平湖搞分校不沖突,不矛盾”。

  對于方紅峰所說的浙江“不需要衡水中學模式”,王建勇說:“不歡迎就不歡迎吧,反正現在分校的存在是事實。這個事我們沒有發聲,他說就說去吧,我們走自己的路。” 

  王建勇表示外界的一些關于衡水中學教學模式的傳聞其實與衡水中學無關,“凈瞎往我們身上栽贓”。

  對衡水第一中學平湖學校涉嫌招生“搶跑”一事,王建勇也給出了衡水中學官方的態度。

  “衡水第一中學平湖學校就是衡水第一中學和嘉興當地企業聯合辦的一個學校,他們的違規招生跟衡水中學本部沒有關系,本部也沒有讓他們提前招生。對于提前招生這個事衡水中學方面也是不贊成的,現在招什么生啊,還不到招生的時候呢。”王建勇說。

  根據新藍網此前消息,目前,浙江省教育廳已責令平湖當地教育主管部門對衡水第一中學平湖學校涉嫌違規招生進行調查,核實后立即整改。

  除了上述關于衡水第一中學平湖學校的爭議,王建勇也回答了社會輿論中對衡水中學的一些看法。

  王建勇說:“有人說我們衡水中學只有分數沒有人,這完全是瞎說。衡水中學的畢業生考上清華北大的多了,考上香港高校的那都是用英語面試的,沒有兩把刷子能考上嗎?”

  對于衡水中學在國內廣建分校一事,王建勇表示,其他地方需不需要、歡不歡迎衡水中學模式不是由地方政府官員說了算的,是由當地家長的需求說了算的。

  “如果今年這個分校招生招的好,就說明當地老百姓認可衡水中學的辦學模式,如果招不好再調整。誰也不能把未來的走向和效果提前說出來,那也不符合現實。”王建勇說。

  “超級中學”——在爭議中一路猛進

  1.衡水中學是中國應試教育的縮影?

點擊瀏覽下一頁

  衡水中學是一座飽受爭議的“超級中學”。它用每年百名左右考入清華、北大的人數和被外界風傳的“軍事化管理”,逐漸聞名全省乃至全國。

  據衡水中學官網顯示,該校2016年考上北大76人、清華大學63人,共有接近5000人考上一本線,一本上線率達92.44%,囊括河北文理科前4名。

  高分背后,網傳該校的管理也是做到了“極致”:比如,學校每間寢室的門上有小窗,通過小窗可以看見寢室里八張床以及八個人的一舉一動;教學樓,每個教室里都有攝像頭,大部分時間都是開著的,可以上下左右旋轉,可以拉近看到每個人的課桌上是什么;班主任、年紀主任可以隨時會調看班級監控錄像;學校不允許帶手機,每個宿舍有一部座機,校內設有很多電話亭。

  人們把衡水稱為中國應試教育的縮影,大量將衡水模式和北上廣一些高級中學的素質教育模式對比的報道見諸報端,可這絲毫影響不了家長和學生追捧衡水中學的熱情,而衡水中學也早已走出河北省,在不斷地發展壯大自身隊伍。

點擊瀏覽下一頁

  2.衡水分校一路擴張

  近年來,各大名校紛紛在異地開分校辦學,衡水中學也不例外,可以說是在關注與爭議中一路向前擴張,發展勢頭非常迅猛:

  2015年4月,衡水中學和浙江樂清的一家民辦中學合作“河北衡水中學實驗學校”。

  2015年,衡水中學來到云南,開辦了昆明呈貢校區;

  2016年,衡水中學落戶合肥,并且將在今年的9月份正式面向安徽全省招生。

  2017年3月26號,和浙江嘉興一所中學強強聯手,開辦起了衡水中學平湖學校。

  回顧對比衡水中學這幾年的發展和爭議,相信更能引人思考。也不免讓人發問:這一眾人眼中的“考試集中營”和“衡水模式”,該不該復制?能不能復制?有何問題?

  新成立的衡水第一中學平湖學校有何特點?

  1.“名校辦民校”

  衡水第一中學平湖學校是由河北衡水第一中學、嘉興港區開發建設管理委員會和廣州高新集團三方合作創辦的一所民辦學校,是按“名校辦民校”模式成立的。據悉,學校將不限戶籍、面向全國招生,發展規模為144個班級、6000名在校學生,遠期的規劃包括幼兒園、小學、初高中,將形成一個完整的教育體系。

  浙江嘉興為何要引進衡水中學?嘉興港區社發局局長張衛根在接受采訪稱:“作為省級經濟開發區,優質教育資源是很重要的配套建設。這邊小學還可以,但小學畢業后要升中學,每年有超過20%的好學生都跑到外地去了。我們就下決心,一定要在開發區搞一所高品質的中學。”于是,從2015年開始,開發區就到外面談合作,平湖衡中得以成立。

  對于這樣一所“超級中學”,衡水第一中學平湖學校法人代表、執行董事肖家興顯然并不認可網上對衡水中學的評價,他說:“我認為網上流傳的并不是真實的衡中。所謂的‘魔鬼式’訓練在我們看來,是一套科學、嚴謹并行之有效的教育教學管理方式。衡中施行的是一種特別清晰化的管理模式,確實量化到分鐘,這樣的管理方式沒有其他學校能做到。”

  肖家興在接受錢江晚報記者采訪時透露,2017學年平湖衡中首屆高中招收2個創新班,90名學生,其中面向平湖市招收60名,平湖市外30名學生。目前,招生工作已啟動,已經吸引400多名學生報名。

   “作為一所民辦學校,我們以優質生源為主,來到浙江平湖辦學的目標,是做基礎教育的提升和引領,打造優質的教育、教學平臺。”肖家興說。

  2.記者現場探究:到處都是勵志標語

  點擊瀏覽下一頁

  衡水第一中學平湖學校,由嘉興港區管委會提供校舍。如今,整個學校已經在一個月內重新裝修,改頭換面。

  錢江晚報記者對該中學進行現場探究,稱一進學校大門,就是一片醒目的紅色。因為這所學校之前的教學樓都是白色的,而衡水中學入駐后第一件事,就是把所有教學樓、宿舍樓的外立面重修了一番,變成了灰底紅墻。

點擊瀏覽下一頁

  不僅主色調變了,每棟樓都被起了一個勵志的名字:“卓遠樓”、“行嘉樓”、“立身樓”、“明心樓”……在每棟樓上,還有非常醒目的紅色標語。

  進門第一棟行政樓叫卓遠摟,校長寄語鐫刻其上:“辦負責任的學校,當負責任的老師,做負責任的學生。”

  旁邊的高中部“行嘉樓”上,則是一排行書大字:“為中華之崛起而讀書——周恩來。”

  走過去看到另一面墻上的標語是:“每日三思,我來學校做什么?我要做一個什么樣的人?我今天做得怎么樣?”

  不光是外立面上,每棟教學樓里面也都掛滿了勵志標語。

  “兩眼一睜,開始競爭。”

  “教師職業,今天工作,明天還要工作!教育事業,今天工作,明天還想工作!”

  在宿舍樓附近的道路上,衡水中學歷年來的高考狀元也被一個個展示出來,裝飾成了一條“狀元星光大道”。

點擊瀏覽下一頁

  “我們就是希望學生在這里能感受到濃厚熱情的學習氛圍。”學校法人代表、執行董事肖家興在接受采訪說,“孩子們來到這里,會沒有時間想別的,每天都在充實的學習中度過。”

  3.高額的學費與相應的獎學金制度

  據悉,衡水平湖學校每學年學費為3.5萬元(不含住宿費,改造后的宿舍將是獨衛四人間),初中收費3萬元。不過,學校為了爭奪優質生源推出了豐厚的優秀生獎勵制度:

  在校期間參加全國性、省級學科競賽獲得一等獎的學生每次分別給予5000至3萬元不等的獎勵;

  對本校高中畢業后考取清華大學、北京大學的學生,每人一次性獎勵50萬元;

  考取香港大學、上海復旦大學、上海交大的學生,每人一次性獎勵10萬元;

  考取全國綜合排名前十位的國內名牌大學一次性獎勵3至5萬元。

  葛先生是一位該校已錄取學生的家長,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他透露道,女兒的學校里大約有20個學生報名了衡中。“家長們對3萬多的學費其實都不怎么在乎,多花點錢沒有關系。但是衡中在這里的教學質量到底如何,我們還是會有一些擔心,要看第一年學下來的成果。”

  “超級中學”落戶浙江,大家都怎么看?

  雖然衡水中學落戶浙江已成定局,但“該不該復制?”“能不能復制?”和“要注意什么問題?”的討論依舊具有現實意義。對這一個現象大家都各執己見,有不同的出發點,甚至還將其上升至素質教育與應試教育的探討。

  1.如何看待衡水中學存分歧

  教育學者熊丙奇表示,一所“超級中學”的到來會給當地教育生態帶來惡劣影響。一個基本的事實是,清華北大在一地的招生數量基本是固定的,不會因有超級中學而增加。因此,把某所或某幾所學校打造成清北率高的超級中學,對當地所有考生來說沒有任何好處,只會帶來更劇烈的高考升學競爭。他期待衡水中學不再輸出“名校加工廠”模式了,而應該為我國基礎教育改革做出積極的探索與貢獻。

  杭州某學校校長在接受采訪時表示,衡水中學到底是個什么樣子的,他沒有實地考察過,沒有發言權。“但我反對一味應試的做法,這是不提倡的,我們要培養的是一個完整的人,而不只是奔著高考一個目標去。現在學生學習的內容,是一個途徑,是他以后成為一個優秀人的途徑。我們要激發學生內在的學習動機,讓學習變成一個好玩的事。”

   “衡水中學在我國是一所頗有爭議的學校,這一爭議主要表現在有兩種截然不同的看法,一種認為這所學校很好,是中國基礎教育的一面旗幟,另一種是完全否定的態度,認為是高考集中營。我原來對衡中也不是太了解,后來有一次到衡中參加了一個全國性的學術活動。去了這所學校后我覺得一味的否定或一味的肯定都不太科學。其實每所辦得好的學校或獲得社會認可的學校都有其獨特性。衡中學生看上去都很陽光,高考集中營里的學生不可能有這樣的神情,但作為一所在全國甚至世界上有影響的學校不得不承認也有可以做得更符合教育教學規律和學生身心發展規律的地方,如讓學生發展得更自主一點等。”鎮海中學校長吳國平說。

  《江淮時報》副總編、特約評論員常河撰文稱,“平湖分校是由政府支持、民間出資、衡水提供管理模式。民間企業出資無非是看中辦校的巨大利潤,無論是名校的加工廠還是集中營,都是把學生看作產品,這與我們提倡的素質教育的理念是背道而馳的。”

  “衡水中學在爭議和質疑聲中一直前行其實是對素質教育的一種反動,也是對我們所摒棄的‘一考定終身’的應試教育的變態式擁護。所以,需要改變的是人才衡量的標準和地方政府片面追求高就學率的執政理念。”他評論道。

  2.衡水中學落戶浙江,到底是不是浙江素質教育的倒退?

  許多人認為衡水中學是應試教育的縮影,批評其是浙江素質教育的倒退。新昌中學許老師說,江南自古就是富庶之地,大興讀書之風,很有文化沉淀。如果為了提升升學率,為了生存或生活得更好,把衡水中學引進浙江,“我只能笑而不語”。

  杭二中校長葉翠微分析,浙江教育比較理智,注重教育的內在規律,不是一味追求分數。浙江的家長也開明,希望孩子多方面發展。他說:“教育是有內在規律的,浙江教育很精彩,一定要走自己的路,怎樣把這樣的精彩提升上去。衡水中學作為外來的和尚,要在浙江念什么樣的經,這是它的事,我們要念好自己的經。”

  浙江省教育科學研究院附屬小學老師張銀燕說:“教育的形式千千萬,誰能說哪種教育方式是最好的,哪種教育方式是蹩腳的?允許教育形態的多元,教育才有活力。可以引進啊,為什么不可以?”

  而嘉興市一些高中學校對衡水中學落戶一事不表態。嘉興市一所重高的一位副校長說,現在說這件事為時過早,“學生都還沒有招,一屆學生要3年,有沒有影響需要時間來判斷,最起碼要一年半載的時間。”不過,這位副校長承認,這樣一所全國知名的中學落戶,對身邊的所有學校多少會有一定的沖擊。

  這所中學的命運如何,有待時間和實踐的檢驗。爭議是正常的,但更多的是需要校方來正面回應質疑,并結合當地情況,以實際行動來證明。

  “素質教育”與“應試教育”之爭,這一口鍋到底該不該衡水中學來背?學校能做的是什么?學校應該培養怎樣的學生?如何去培養?或許這都是我們該思考的問題。

 

閱讀: 次            錄入:康延

發表評論】【告訴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關閉窗口
本文評論
發表評論
內容查詢
搜索:
彩票中5.7亿的人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