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步”勵志教育石橋中學全國現場會[4-6]   第二屆(2017年)高考勵志教育策略研討會[4-6]   “三大步”勵志教育河南省陜州一高全國[4-6]   2016全國勵志教育論壇在太原召開[8-5]   滄州二中全國勵志教育現場會召開[5-10]   歡迎訪問“2015年全國會議”專題[8-25]   歡迎訪問“第三屆全國優秀導師50強”專[8-25]   歡迎訪問“‘三大步’創始人王軍橫渡瓊[8-25]  
閱讀內容

未成年人“見義勇為”該不該鼓勵

[日期:2014年11月19日]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中國教育報 [字體: ]

點擊瀏覽下一頁

焦海洋 繪

  我們要做的,是讓未成年人保護和見義勇為有機結合,引導孩子見義智為,而不是輕率盲動。我們應教育孩子,當集體利益受到損害或他人需要幫助時,孩子要保護好自己,及時采取報警等適當的方式,力所能及地施以援手,而不能以一種“與我無關”的心態漠然走開。

  與其簡單、籠統地提不鼓勵、不提倡甚至禁止和否定未成年人見義勇為,倒不如像《條例》提出的那樣,“鼓勵采取合法、適當、有效的方式進行見義勇為”,對未成年人加強見義勇為的指導、特別是珍惜生命的教育、見義勇為時量力而行、保護自我的意識和技術培訓,減少不必要的傷害和犧牲。

  【新聞回放】

  救人受重傷,15歲學生申報“見義勇為”被拒

  今年4月,錦西工業學校2014年春季焊接班學生張鑫垚在校門右側人行道上,與倚著電線桿傷了腳的女同學劉安婷說話時,突然看到一輛黑色轎車猛沖過來,此時劉安婷背對著轎車。千鈞一發之際,張鑫垚用盡全身力氣將劉安婷推出兩米多外,他卻被撞得面朝下趴在地上。劉安婷只是皮膚擦傷,而張鑫垚經搶救三天三夜,脫離生命危險。經醫院診斷,張鑫垚顱骨顱底等多處受重傷,右眼目前處于失明狀態。張鑫垚本可以第一時間躲開,但他卻選擇推開劉安婷。學校積極協助親屬為15歲的張鑫垚向遼寧葫蘆島市連山區綜治辦等部門申報“見義勇為”稱號。因張鑫垚屬未成年人,連山區綜治辦拒絕了該項申報。

  【記者調查】

  今年6月,連山區綜治辦收到為張鑫垚申報授予“見義勇為”稱號的材料。7月15日,連山區綜治辦組織區公安局等9家單位的分管領導對材料進行了評議,與會人員一致認為張鑫垚的行為屬于見義勇為。但考慮到張鑫垚是未成年人,《遼寧省獎勵和保護見義勇為人員條例》(以下簡稱《條例》)沒有明確規定是否可以授予未成年人“見義勇為”稱號。

  7月18日,連山區綜治辦派人專程到遼寧省綜治辦、省見義勇為基金會專門請示此事,遼寧省綜治辦及省見義勇為基金會主管領導指示,不能授予未成年人“見義勇為”稱號,理由是未成年人還不具有完全的行為能力,因此不鼓勵也不提倡未成年人見義勇為,更不應該對未成年人的見義勇為行為進行宣傳,遼寧省范圍內從未對未成年人進行過見義勇為表彰。

  8月26日,連山區綜治辦鑒于上級綜治主管部門已明確表示不能授予未成年人“見義勇為”稱號,做出了《關于張鑫垚申報“見義勇為”稱號的答復意見》,不予認定張鑫垚的見義勇為申請。但鑒于張鑫垚的行為挽救了他人,且自身因此受到了重大傷害和財產損失,連山區綜治辦認為雖不能授予張鑫垚“見義勇為”稱號,但應對其舍己救人的行為給予認可,并給其家庭適當經濟補助,經連山區相關領導批準,給予其救助款1萬元。

  張鑫垚家人對連山區綜治辦的認定結論不服,到葫蘆島市綜治辦申請了復議。據了解,目前葫蘆島市綜治辦尚未形成此事的復議結論。連山區綜治辦相關負責人表示,如申請復議結論仍不能支持授予張鑫垚“見義勇為”稱號,連山區將視情況采取愛心捐助等方式,給予張鑫垚關懷和救助。

  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工作人員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他們已知曉此事,由于各省執行各省自己制定的法規,全國也沒有統一的規定,有的省份為未成年頒發“見義勇為”稱號,有的則不頒發稱號,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只負責匯總,審批權在各省。

  遼寧省相關部門因救人受重傷者屬未成年人,就拒絕其申報授予“見義勇為”稱號的行為引起廣泛爭議。能否授予未成年人“見義勇為”稱號?未成年人應如何見義智為?見義勇為相關法律法規應如何修訂?帶著這些問題,中國教育報記者分別電話連線采訪了張鑫垚的家人、當地綜治辦工作人員、專家等。

      【連線嘉賓】

  張鑫垚姑姑張女士

  遼寧葫蘆島市連山區綜治辦負責人

  北京澤永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王永杰

  中國好人網創辦人、華南師范大學教授談方

  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孫云曉

  能否授予未成年人“見義勇為”稱號?

  張鑫垚姑姑張女士:我有四個理由贊同授予張鑫垚“見義勇為”稱號。

  第一,張鑫垚一直樂于助人,錦西工業學校也給他出了證明。這次救人更體現出孩子舍己救人的高尚品質。我曾去過事發現場,那么粗的電線桿子都被車撞得水泥掉落,里面的鋼筋都彎曲了,整個電線桿子都斜了。葫蘆島市公安局交警支隊事故科一位工作人員告訴我,當時張鑫垚要不把劉安婷推開,劉安婷極可能要被轎車擠成肉餅,基本沒有生存的希望。張鑫垚原本是一個細心、記憶力很好的孩子,但車禍造成張鑫垚顱骨顱底骨折、視神經損傷、腦脊液鼻漏等病痛。目前孩子右眼徹底失明,左眼視野缺損,只能直勾勾地看見前面一條線。另外,由于腦神經受損導致尿崩癥,張鑫垚每天尿量6000多毫升,一天要去50多次廁所,有時十來分鐘就得一次,這把孩子折磨得痛苦不堪。

  此外,孩子后背、胳膊、腿部經常酸痛,需要陪護的人不停地進行揉捏、捶打。由于車禍的后遺癥,孩子現在記憶力特別差,有時剛給他說句話,轉眼他就忘了。孩子現在非常狂躁,在北京同仁醫院住院輸液治療時,必須把他手腳綁在床上,不然他就把輸液管拔下來,把衣服撕掉,用腳踢人。孩子為了救人,變成這個樣子,難道不應授予“見義勇為”稱號?

  第二,依法有據。2013年8月遼寧省第十二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3次會議通過、自2013年11月1日起施行的《條例》第二條規定:本條例所稱的見義勇為人員,是指不負有法定職責、法定義務,為保護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安全,制止正在實施的違法犯罪行為或者在搶險、救災、救人等活動中表現突出的公民。我們家屬認為孩子符合這一點。

  第三,孩子的家庭經濟狀況困難,亟需救助。張鑫垚的父母都是下崗職工,他的父親患有糖尿病,經常吃藥;母親患有腰椎病,干不了重活。在孩子出事之前,家里就債臺高筑。孩子出事后,肇事車主給了1萬塊錢后,就讓我們聯系保險公司,隨后便不管不問。無奈之下,我們將肇事車主和保險公司告到法院后,法院判決保險公司先期支付我們家屬7.3萬多元的醫療費。后期的治療費用要等下一個法律程序才能拿到。而為給張鑫垚治病,目前已花費了30萬元左右,除了賠付的8萬多元,其他錢都是借來的,如今已經無錢可借了。北京同仁醫院等醫院的醫生一再囑咐我們,孩子休養一段時間后,就要盡快對孩子的眼睛等部位進行后續恢復治療。我弟弟家只有張鑫垚這一個孩子,將來張鑫垚的父母老了、不在了,孩子該怎么辦呢?如果孩子被授予“見義勇為”稱號,一方面孩子能拿到獎金用于治病,另一方面政府部門還能幫孩子評定傷殘等級并落實相應待遇,孩子未來的生存問題就能有一定保障。

  第四,以孩子是未成年人為理由不授予“見義勇為”稱號的說法站不住腳。張鑫垚雖然才15歲,但他是中國公民,《條例》并沒規定只有成年人才能申報“見義勇為”稱號。另外,據我多方了解,廣東、福建、四川等多地都曾給未成年人授予過“見義勇為”稱號,有的才12歲。此外,去年遼寧省相關部門在對《條例》審議時就提出,學校在對未成年人進行教育時,應弘揚見義勇為這一中華民族傳統美德,原辦法中規定的“不鼓勵未成年人實施與自身能力不相符的見義勇為行為”不適宜,新條例將該內容刪除,同時增加“鼓勵采取合法、適當、有效的方式進行見義勇為”。

  遼寧葫蘆島市連山區綜治辦一位不愿具名負責人:家屬稱是因為當地政府不愿出見義勇為相關獎金,所以才以張鑫垚是未成年人的理由拒不為其授予“見義勇為”稱號,這種說法不正確,錢由政府財政出,我們當地政府還是出得起幾萬、幾十萬元獎勵的。從我個人來講,我很同情張鑫垚,也希望能授予他“見義勇為”稱號。但是,上級管理部門明確指示不能授予未成年人“見義勇為”稱號,我們是按上級管理部門要求去做的。當時我們也考慮過部分省份曾為未成年人授予過“見義勇為”稱號,但上級管理部門表示,各省按照自己制定的條例授予“見義勇為”稱號,其他省份的行為不具參照性,況且也有部分省份因為申報人是未成年人而拒絕相關申請的。

  中國好人網創辦人、華南師范大學教授談方:應該授予張鑫垚“見義勇為”稱號。首先,張鑫垚的救人行為完全符合見義勇為的本質屬性和基本特征。張鑫垚在車禍中奮力推開劉安婷的行為,顯然屬于為保護他人而奮不顧身勇敢救人的行為,同時具備見義勇為的利他性、危險性、非職務性、非監護性、非責任性等5個基本特征,理應被認定為見義勇為。

  其次,張鑫垚的救人行為也完全符合國務院和有關部委對見義勇為的界定。雖然到目前為止,我國還沒有出臺全國統一的見義勇為法規,但是,按照經國務院同意民政部等七部門在2012年7月26日公布的《關于加強見義勇為人員權益保護的意見》的規定,張鑫垚救助同學的行為也應該認定為見義勇為。該《意見》把見義勇為界定為“公民在法定職責、法定義務之外,為保護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和他人的人身、財產安全挺身而出的見義勇為行為”。

  再其次,授予未成年人“見義勇為”稱號恰恰也是我國正式啟動的“未成年人健康成長法治保障”的需要。“未成年人健康成長法治保障”不僅僅表現在保護未成年人不受不法分子的侵害,也應該表現在依法保護未成年人作為公民的義務和權利,包括榮譽權。

  最后,如果我們只是一味地強調對未成年人見義勇為不鼓勵、不提倡、不表彰的“三不主義”,那造成的結果是什么呢?要么是未成年人乃至整個社會越來越明哲保身、越來越冷漠,應該救的、可以救的,未成年人不能去救,逼得未成年人養成“見死不救”,同時令那些“不聽話”而要見義勇為的未成年人及其家屬因為得不到合理的說法而傷心,甚至因為見義勇為而死得不明不白,豈不怪哉?

  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孫云曉:不向因救人而受重傷的未成年人授予“見義勇為”稱號的做法是不合適的,不能把見義勇為與未成年人保護對立起來,要對見義勇為的未成年人予以肯定和認可,例如賴寧、林浩都入選“100位新中國成立以來感動中國人物”。

  應鼓勵未成年人見義智為

  張鑫垚姑姑張女士:我贊同未成年人見義智為。我認為張鑫垚就是見義智為,葫蘆島市公安局交警支隊工作人員說張鑫垚很聰明,他把劉安婷推到一邊后,自己又高高跳起,不然的話,他就會被轎車和電線桿夾住,要么就沒命了,要么就高位截癱。后來,張鑫垚告訴我,他當時要救人,除了將劉安婷推開,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因為劉安婷背對著疾馳而來的轎車,根本來不及躲開,而張鑫垚也來不及喊其他人幫忙、報警。

  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孫云曉:在宣傳報道未成年人見義勇為時,一定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考慮到未成年人的實際年齡。因為未成年人的年齡越大,能力越大,對險情的處理能力就越強。對于未成年人力所能及的見義勇為行為,例如發現鄰居家著火及時報警等行為,就可以宣傳;而對于未成年人力所不能及的見義勇為行為,例如上山救火、下水救人等行為,就不應該宣傳。

  很多年前我在報道少年賴寧救火的時候,就明確提出了不提倡少年兒童上山救火。因為樹立這類典型為榜樣,并大規模宣傳,容易引起熱情純真的少年兒童們的群起效仿。上山救火、下水救人、與壞人搏斗等見義勇為行為往往是未成年人力所不能及的,可能因此導致更多犧牲。我曾經做過一項統計,從1949年到1985年,全國樹立的省級以上的少年英雄共36位,其中90%左右都是因上山救火、下水救人、與壞人搏斗、搶救公共財產等犧牲的。1982年,《中國少年報》曾在一個多月內,收到來自14個省的34篇來稿,報道17個少年兒童因救人身亡的事跡。其中,浙江永康縣委報道組一篇來稿介紹,3名少先隊員去救1名落水者,因為不會游泳和搶救方法不當,4人全部身亡。

  1989年,我曾到賴寧生前所在的四川石棉縣中學,邀請賴寧生前的老師朋友來座談,當時就有學生和教師反對提倡少年兒童上山撲火,他們認為,學生撲火沒經驗,去了起不了作用,消防隊還要分出心來照顧,只能添亂。

  但過猶不及,不能提倡未成年人見義不為,不然將可能造成未成年人在遇到力所能及的見義勇為情景時,也不聞不問。更重要的是,見義勇為是人類的精神火炬,要從小培養,絕不能廢棄。如果讓未成年人放棄了見義勇為的精神,將是教育的倒退。我們要做的,是讓未成年人保護和見義勇為有機結合,引導孩子見義智為,而不是輕率盲動。我們應教育孩子,當集體利益受到損害或他人需要幫助時,孩子要保護好自己,及時采取報警等適當的方式,力所能及地施以援手,而不能以一種“與我無關”的心態漠然走開。

  中國好人網創辦人、華南師范大學教授談方:其實不鼓勵、不提倡未成年人見義勇為,與授予“見義勇為”稱號是兩碼事。而且,籠統地提不鼓勵、不提倡未成年人見義勇為也不合適,因為見義勇為雖然存在一定的危險,也不是說一定會受傷、致殘甚至犧牲,而且有的時候如果一個未成年人本來有能力見義勇為,卻沒有見義勇為,就可能出現更大更多的傷害或者犧牲,也可能因此招來社會批評和良心譴責。

  因此,與其簡單、籠統地提不鼓勵、不提倡甚至禁止和否定未成年人見義勇為,倒不如像去年通過的《條例》提出的那樣,“鼓勵采取合法、適當、有效的方式進行見義勇為”,對未成年人加強見義勇為的指導、特別是珍惜生命的教育、見義勇為時量力而行、保護自我的意識和技術培訓,減少不必要的傷害和犧牲。實際上,成年人見義勇為受傷、致殘甚至是犧牲的案例更多。

  北京澤永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王永杰:很多人包括未成年人對見義勇為的理解有偏差,認為必須要跟犯罪嫌疑人進行面對面、奮不顧身打斗才算見義勇為。其實,借助現代化的信息工具,遇到危險情況時,可通過電話提供線索等方式見義勇為,這樣既能保護好自己,不做無謂的犧牲,又能打擊犯罪。而未成年人由于心智、身體發育不成熟,當遇到搶劫、偷盜等惡性事件時,如果直接去阻攔,不僅難以制止犯罪,反倒將自己置于險境之中。在遇到危險時,未成年人首先要學會保護好自己,然后審時度勢,想辦法聯系成年人,借助成年人的力量去救人,切不可直接就沖上去。例如四川達州市一名7歲女童李微微為救一名落水同伴不幸溺亡。

  救人等見義勇為的行為都存在著風險,但風險大小不一,有的只是輕微的財產損失,有的則冒著生命危險。因此,未成年人在見義勇為之前,一定要有自知之明,評估好風險,量力而行,見義智為。

  未成年人見義智為并不是憑空就來的。目前,我國針對未成年人的安全教育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據媒體報道,我國僅有不到5%的未成年人接受過安全自救方面的教育。要改變這一局面,首先家庭、學校應強化對孩子的安全知識和技能教育,讓孩子學會自救、救人的相關知識和技能;其次,家庭、學校要通過組織孩子參加安全演練等活動,加強孩子自救、救人的實際操作能力。

  見義勇為相關法律法規應如何修訂?

  張鑫垚姑姑張女士:我認為《條例》有些規定模糊,模棱兩可,因此造成地方相關部門不知道如何執行,應該明確規定未成年人也可以授予“見義勇為”稱號。同時對“表現突出”等這類說法具體化,要不然什么算突出,什么算不突出?

  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孫云曉:應該對現行的見義勇為法律法規予以修改完善,明確相對模糊的條款,對未成年人見義勇為要予以肯定,但要注意把握好宣傳的度。

  中國好人網創辦人、華南師范大學教授談方:張鑫垚之所以沒被授予“見義勇為”稱號,一個重要的原因是我國還沒有統一認定見義勇為的法規,全國性的《見義勇為人員權益保障條例》還在起草之中。我個人認為,見義勇為認定相關法律法規應做一些修訂和完善:

  第一,用法規的形式進一步統一明確見義勇為概念的內涵和外延,制定科學、統一、具體的見義勇為認定標準。目前全國各地有關見義勇為的條例不統一、不明確、不系統,因此造成地方相關部門的規定互相矛盾。目前見義勇為認定中沒有科學、統一、具體的認定標準,比如見義勇為主體限制,一般都將見義勇為行為的主體限定為中國公民,不包括外國人、無國籍人。又比如地域限制,一般都將見義勇為行為的地域限定為中國境內或者本地,實行屬地管理。今年7月24日,51歲的成都游客孫川在斯里蘭卡為救落水同伴不幸遇難就沒有認定為見義勇為。再比如人員限制,很多地方沒有將見義勇為界定為公民在法定職責和義務以外, 即便是一些將見義勇為界定為公民在法定職責和義務以外,但還是沒有進一步規定是否包括那些負有法定職責和義務的人在非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之外實施的見義勇為行為。這勢必造成見義勇為認定的困難,使得很多見義勇為者不能得到認定。

  第二,設立規范、統一、有效的見義勇為認定機構和認定程序。目前,我國見義勇為的認定機構很不統一。有的規定由公安部門認定, 如內蒙古自治區;有的規定社會治安綜合管理部門,如遼寧省、甘肅省規定由發生地的縣(市、區)社會治安綜合治理主管部門確認;有的規定認定機構認定后, 還需經有關機關批準, 如河北省規定, 見義勇為行為由縣(市、區)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工作機構確認并報同級人民政府批準;有的規定由民政部門、見義勇為促進會等機構來認定。

  我認為,目前由各地單個機構或者某個職能部門進行見義勇為的認定是不合理、不統一、不科學的。因為見義勇為涉及多領域、多專業,依靠單個的部門是不能夠保證它的科學性、有效性和公平性的,應該建立由見義勇為涉及的相關領域、相關部門共同組成見義勇為認定委員會,既可以集中智慧,更可以保證它的科學性、有效性和公平性。同時還要完善見義勇為認定的程序、特別是對認定的見義勇為行為的異議程序。目前,對于其他公民及單位, 以及當事人不服認定機構做出的認定結果該怎么辦, 很多地方法規沒有規定, 有的雖然規定了可以依法提起行政復議,但卻沒有規定向哪個機關申請復議, 申請復議的主體也只限于申請人,不包括其他公民、單位。

  第三,應該廢除對見義勇為的認定設置時效限制。目前,我國對見義勇為的認定沒有統一的時效限制,因此不少地方借故見義勇為行為超過2年的一般民事訴訟用的時效而限制了不少見義勇為的正當認定,讓見義勇為者寒心。我建議廢除對見義勇為的認定設置時效限制,不管是什么時候發生、什么時候提出的,只要符合見義勇為的標準都應該給予認定,這才是對見義勇為者的肯定,才是對好人的尊重,才有利于弘揚好人精神和社會正氣。武漢市的方俊明跳水救人的“見義勇為”稱號就是去年在遲到了28年后被認定的。(記者 劉盾)

    《中國教育報》2014年11月19日第5版

閱讀: 次            錄入:孫艷平

發表評論】【告訴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關閉窗口
本文評論
發表評論
內容查詢
搜索:
彩票中5.7亿的人死了